• Language:

  • interview | hangzhou-based rock band SPICE

    interview | hangzhou-based rock band SPICE

    说起“香料乐队”,怒想了三分钟,找不出定义这个乐队风格的词语。当然,绝对不是因为没有存在感,相反的,强烈的独立于国内任何乐队的个人风格,让人对这支来自软糯的城市——杭州的摇滚乐队,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自诩“说明书”摇滚乐队,意为一种不绑架情感的气息冰冷的音乐风格,以对声音的想象力以及编曲细节的把控力见长,最初由陈陈陈为了满足自己怪异的创作需求而创建的个人电子计划发展而来,现在拥有朋克乐队出身、编曲经验丰富的鼓手小飞;在美国就是职业乐手的贝斯手Eli,音乐主创三人皆为后期制作型乐手。 香料是一支结合视觉创意、装置艺术的现场型电子、迷幻团体,在乐队演出现场甚至还会出现奇异的香味,制造瞬间光影变幻,加速所有人进入spice的space。 香料从来就不仅仅是一个独立乐队,三位成员脑洞深,想法多,整个团队收集了各类怪人极客,玩音乐绝对不是只想通过声音来刺激你,而音乐也一直以游离于歌曲和配乐之间为特色,制造一个合适的场景氛围与之配合是对于这类音乐最好的呈现方式。“受力分析”其实是一个当代的西西弗斯故事构架,讨论的是荒诞的异化生活以及理性面对它的限度的时候的尴尬。在城市中生长的脚手架正是寄托我们安全感的植物,更是滋长我们征服感的巴别塔。无所不能的理性幻觉吸引我们进入探索之门,无处不在的警示物挤压出一条生活之路。荒诞感出现了,人与其生活离异,演员于其背景离异,照镜子看到不像自己的感觉,我们成了自己的陌路人,成了现世的局外人。从2014年9月《受力分析 Pt.1》发布开始,这个计划预计将会持续一年,创作出一系列作品包括音乐,绘画,服装,周边,影像,印刷物等等作品并反复雕琢核心概念体系,过程中将以多次大型概念演出的方式综合呈现并且反复积累,直到最后完成短片电影的拍摄。让每一个细节都在整个概念体系之下,环环相扣,丝丝入味,让观众可以身临其境的去感受一个完整的世界,是香料团队突破性的全要素展示的目标。这可以理解为是类似平克弗洛伊德的《迷墙》一样的项目。 以上的文字读个十遍也未必会对了解《受力分析》这个项目有更多的帮助,只有亲临现场后,你才会感受到这个充满多少奇思妙想和潜力无限的演出。整个现场被烟雾笼罩,五颜六色的灯光穿过烟雾投射在观众的脸上,你能读出类似于“我X这啥?”“好有趣!”“他们在干嘛?”……这样的表情。 演出结束后,带着一些对《受力分析》的好奇,对香料乐队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文字:TS    摄影:咖小西 演出现场 /// TS: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契机令你们想做这样一个有点复杂的项目,是怎么想到这个idea的? 香料乐队:我觉得这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或者说这才是应该做的,比如说我们在写这个歌的时候就会说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怎么样,比如说这个歌描绘的是什么感觉。比如说第一首歌是小飞写的,那这首歌是有画面感的,然后他又会去说这个画面感,我们都能感受到这个歌和这个画面感的连接。然后这个时候这个声音就积压在那里了,然后就有那个契机。 TS:因为之前你们做的都是很纯的音乐的东西,但是其实你们在一开始组乐队的时候就一直想做就是现在这种形式的东西是吗? 香料乐队:很有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拍的那个MV吧,然后激发我们去做这些东西。我发现我们这种形式上或是画面感的一些控制什么的可以去做一个类似这样的演出。可能是这样子,我们拍了MV之后就有这样一个动力去做这个事情。 MV《MOTH VERSION III》/// TS:在整个这个项目进行的当中有没有发生一些就是特别好玩的事,可以分享一下吗,不光是好玩,诡异啊,特别奇怪的事,或者给你们留下的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香料乐队:我觉得这几天过的都很夸张,每天早上醒来都要面临,就像那个西天取经,然后就是感觉早上的时候就接收到很多的噩耗,然后晚上的时候这些噩耗慢慢解决,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有新的噩耗过来(笑。 TS:类似于什么样的噩耗? 香料乐队:比如说突然被告知场地不能放烟雾,而且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问题,就要去解决。跪在地上求啊(笑,再比如说就是这么多人,约起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就是把他们叫来一起排练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TS:那今天你们对整个演出的效果感觉满意吗,还是说有些什么其他的觉得还能改进的地方,以后还想做。 香料乐队:肯定有改进的地方,这是肯定的。比如彩排的时间不够,很够,非常非常不够。沟通成本太大之类的。虽然一开始我们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做的。 TS:你们做之前对这有什么期待吗,比如说希望观众跟你们有些什么样的互动,或者是期待他们有些什么样的反应。 香料乐队:我觉得反应挺正常的,就是没有掌声。感觉大家知道那个时候一首歌演完。其实大家应该是不知道这个表演中间是整个连在一起的,或者说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但是像那种有唱的能看得出来像是一首歌哪里结束,才会有掌声,或者是有嗨点。但我觉得这次这样很好,掌声和喝彩反而会破坏氛围,我们一直想要通过音乐做一个氛围,如果这个氛围经常被打断的话,说明这个氛围没有做好。就好比你走到教堂里面,自然就不好意思大声喧哗,这就是氛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挺好的。 TS:也就是说还是挺满意观众的这个反应是吧? 香料乐队:对,我觉得这个时候有掌声的时候确实有掌声,我觉得不应该有掌声的就没有掌声。 TS:因为我站得比较远看的不是很全,有一个桥段是用那个头盔砸那个桁架,这个是一个很细节的东西,有可能我觉得大家都没懂。 香料乐队:那段我们的音乐想表达的氛围是做一个工地大生产的这样一个状况,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份子。在我们所谓的这样一个工业文明或者是之类的机构、系统里面工作,然后你用你的的护具去砸你的支撑物。支撑物是让你往上爬去找东西的,而护具是保护你不要受伤的。就是这两个东西让它发出声音,等于说你拿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帮助你而做事情的东西。比喻说一个护具,支撑物这种,然后呢你心里要发出声音,你能拿到的不是说一个什么??或者是什么,你只能通过这些东西去发声之类的。我可能现在做出来还挺单纯,我觉得再多描述我也说不出太多,可能就是先到这样。 TS:你们撇开这些形式方面的东西,你们觉得这次单纯从音乐方面和以往的一些有什么不同吗 香料乐队:你觉得有什么不同,你有感觉吗? TS:就是觉得唱的少多了,就是纯音乐的东西比较多一点。感觉如果把互动性的东西拿掉的话,可能有点闷吧。 香料乐队:对,其实我觉得多唱一首就会觉得唱多了。就比如说,你想象一下在我们今天唱的这几首,如果在互动环节换成这种唱的,我作为观众我会觉得有点烦,我觉得我不要听唱,我们这个氛围这个时候你就不应该唱。 TS:信息量有点太多了。 香料乐队:对,所以说我们在把握那个点在哪里。 TS:嗯,那我们今天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在未来的创作方面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还是说就想围绕这个1.0的版本去做一些扩展啊,或是说还有2.0啊或是怎么样? 香料乐队:我们想完善这个事情,这次演完之后我们大家心里有个数吧!第一次做嘛,有些地方环节上面我们还要再完善一下。今后的时间可能还是围绕这个去做,然后等完善好之后可能我们再去做跨度比较大的一些事情。目前短时间之内还是在做这个类似于现在这种风格的东西。

    LATEST POSTS

    This Month's Features